推荐资讯

张凯斌无奈地说道不是帮你了吗我不是去必康兴师问罪了吗可是那人

发布时间:2019-01-29 14:21 浏览:
“当然是在看你了。”苏锐撇了撇嘴:“我又不是瞎子,对面坐着这么一个大美女,不看白不看。”
 
    林傲雪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了,这样只会让苏锐更加暴露他的无耻嘴脸:“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傲雪后来还是派司机出去查看了一番,得到的结果就是警察封锁了现场,三辆轿车全部起火爆炸,车内人员中枪死亡。
 
    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林傲雪一声不吭,但却直到两点多钟才睡着。
 
    曾经她认为中枪、爆炸、劫匪等词只会在电影电视剧中出现,距离自己十分遥远,可是自从苏锐出现之后,这些名词也好像悄悄的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或许,三矬氨仑真的是个烫手的山芋呢。
 
    可是,这是精神病药品的一次革新,林傲雪和必康的研发团队在这上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资金,如果就这样放弃,不仅自己不愿意,恐怕那些股东们也不会同意的。
 
    况且,就算放弃了专利,那些黑暗的势力就不来找自己了吗?毕竟合成的方法都是在自己脑海里的!
 
    “你觉得这次的袭击是冲着我来的吗?”林傲雪的声音依旧清冷:“或者说,是冲着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来的?”
 
    “有可能是,如果你把专利权转让出去,即便不能完全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至少也可以减少一大部分注意力。”苏锐思考了一下,说道。
 
    林傲雪不吭声了,这种合成方法对于必康制药而言,是一次极为重大的突破,整个集团上上下下都因为这个消息振奋无比,甚至有可能成为行业垄断企业。
 
    林傲雪也已经开始订制这种专门合成三矬氨仑的生产线,新的厂区也开始着手建设,庞大的资金已经投入了进去,如果这个时候撤出的话,造成的损失可不是一点半点,将会重重挫伤必康的元气!
 
    苏锐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林傲雪的脸上虽然冰冷一片,但依旧能够看出来她的纠结心情,于是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反正有我在这里,那些人也翻不出太大的浪花。”
 
    林傲雪抬头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枪声爆炸声,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一个随手就能拉来两千万订单的男人,一个让父亲极为看重的男人,一个身份神*变不惊的男人,现在的林傲雪开始相信苏锐能够给必康带来一个平稳的过渡期了。
 
    “不过,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吧。”苏锐坏笑道:“如果傲雪你开口求我永远留下来,我就永远留下,怎么样?”
 
    林傲雪的眉头皱了皱,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个超级流氓,把这样色迷迷的家伙放在身边,岂不是等于给自己安了一颗*!要让他永远留在必康,自己首先就不答应!
 
    坐着董事长专车进入公司,苏锐在经过保安室的时候,还不忘把车窗放下来,给里面的同志们打个招呼。
 
    陈大武等人正在值班,一看姑爷正坐在专车中,一脸的春风和煦,几人连忙点头哈腰。
 
    等到车子驶进去之后,陈大武一脸的肃然,沉声道:“看到没有,总裁可是坐在里面的,看来苏锐是姑爷绝对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是啊,幸好咱们昨天没站错队。”几个保安都看到了林傲雪那冰冷的脸,一个个都十分庆幸,昨天帮助姑爷教训了殷秀美那个不开眼的女人,想必他会承这个情,弟兄几个也能给他留个好印象。
 
    苏锐和林傲雪并肩走进集团总部,所有人见到了,都行注目礼。
 
    传说昨天总裁林傲雪亲自邀请苏锐晚上到她的房间,看来两个人好事已成啊,否则怎么会早晨一起来上班?以林傲雪的性格,如果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会这般高调的出双入对?
 
    与此同时,在张凯斌的别墅里。
 
    “秀美,去上班,在这哭哭啼啼的成什么了?”张凯斌看着表,他也到了上班的时间,可是这女人却死活拽着自己不让走。
 
    “张凯斌,你是不是个男人?你女人都被别人给整成这样了,你还不给她报仇?”殷秀美哭喊着,头发蓬乱,眼睛红肿,哪还有一点贵妇的模样?
 
    张凯斌无奈地说道:“我不是帮你了吗?我不是去必康兴师问罪了吗?可是那人是首都的大家子弟,连林福章都惹不起,我一个区区副厅级招惹上这样的红三代,不是用胳膊去拧大腿吗?”
 
    “那也不行,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受欺负吧!我不管,我要你报仇,我要你报仇!”殷秀美拼命捶打着张凯斌的胸脯,这发疯发的,几乎一夜就没怎么停止过。
 
    张凯斌彻底怒了,这娘们怎么就没个完呢?自己一个没身份没背影光靠拉关系爬到这个直辖市商务局副局长的位子,他容易么?如果不知天高地厚地去招惹那些首都的权贵,自己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个混账女人,怎么就一点不为自己着想!
 
    张凯斌越想越气,直接抡起巴掌,赏了殷秀美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给我滚一边去!”
 
    张凯斌这一下子用的力气颇大,把殷秀美抽翻在地!
 
    后者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最爱的男人竟然会下那么重的手!
 
    “我警告你,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许再提,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去必康上班,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再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当心老子休了你!”
 
    张凯斌指着殷秀美的鼻子说完,重重的摔上门离开。
 
    殷秀美趴在地上,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怨毒之色,她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去张凯斌的话,而是不断地重复着:“好,好,好,你不帮我,我就自己来,我非要弄死他,我非要弄死他们……”
 
    苏锐和林傲雪一起到了市场部的楼层,后者走向走廊另外一边的总裁办公室,而苏锐则是在众人敬仰的目光中,优哉游哉地到位子上坐下,然后懒洋洋的打开电脑。
 
    这个时候,一个略显颓废的身影,似乎有些惶恐的走进来。
相关阅读